蓝绿都想改,证所税废定了

2020-08-02 评论 346
蓝绿都想改,证所税废定了

证所税实施 2 年半以来,已造成证交税短收,投资人出走,资本市场萎缩的三输现象,对经济打击面愈来愈大,蓝绿政治人物都有修改证所税的意愿,未来证所税应该是废定了。

最近一个月来,包括证交所董事长李述德、金管会主委曾铭宗等部会首长级的人物,都对证所税形成资本市场困境展开质疑,现在连财政部前部长长林全也指出,证所税已严重伤害台湾经济,林全加入这场战局,立刻使证所税存废升高为总统级的议题,而证所税即将被废掉,也几乎已成定局了。

林全忍不住轰证所税
复徵一年  散户成交少 10 兆

林全是民进党主席蔡英文最重要的核心幕僚,目前也是蔡英文总统竞选办公室政策召集人,而参选总统的蔡英文、洪秀柱(国民党)、宋楚瑜(亲民党)三组候选人中,依各种调查显示,蔡英文的民调最高,如无意外,蔡英文非常有可能坐上 2016 年的总统大位。林全在 7 月 30 日接受电台访问时竟透露,证所税注定失败,其中的大户条款(卖出股票金额 10 亿元以上须课证所税,目前暂缓 3 年)与 IPO 课税(卖出首次上市柜股票须课证所税)规定,更重伤台湾产业。林全此言一出,情势已非常明显,即使国民党现在不废证所税,蔡英文一旦当选,现行的证所税也势必会被废掉。

李述德和曾铭宗批评证所税时,还有可能被外界看成是财经部会的本位主义作祟,但林全在陈水扁总统任内当过财政部长,曾铭宗、张盛和过去都曾是林全的部属,林全对于租税公平与课税实务都非常了解,因此,当林全也出面反对证所税时,这项反对就显得非常有力。

从金管会实际的数据来看,林全对证所税的批评并没有错,证所税确实已让大户出走,股市动能大量流失。例如 2011 年本国自然人(即散户)在股市全年的成交量为 33 兆元;但 2012 年马英九连任总统,以公平正义之名开始讨论复徵证所税后,2012 年散户全年股市成交量下滑到 25 兆元;到了 2013 年证所税上路后,散户全年股市成交量,更跌到 23 兆元的低量,短短 1 年多时间,证所税就让散户股市成交量蒸发掉 10 兆元,难怪证所税复徵第 1 年,证交税收就因成交量萎缩而短徵 550 亿元。

随后在曾铭宗推出一系列对股市鬆绑措施,开放当沖并放宽融资融券交易,到了 2014 年散户在台股全年成交量,才回升到 27 兆元,若非金管会的刺激政策,证交税收的损失会更悽惨。

此外,股市另一个重要功能就是协助企业集资,扩大经营规模,而这点也被证所税的 IPO 课税条款打败了。不少企业家努力打拚就是想 IPO 成为上市柜公司,结果现在一旦成为上市柜公司,股东卖股票就要被核实课证所税。富邦金副董事长蔡明兴就表示,IPO 课税规定,对于一些想创业的人打击相当大;而林全在电台接受访问时也表示,IPO 课税已使一些企业跑到海外挂牌,对产业伤害很大。

据指出,财政部长张盛和却认为,证所税对企业申请 IPO 成为上市柜公司的影响不大,但实际的数据却非如此。

IPO 课税严重打击创业
企业往外逃  台股筹资急冻

根据证交所统计,去年台股 IPO 的 F 股、新上市及新上柜公司家数共 49 家,在股市筹资的金额为 292 亿元;但同期间,香港股市 IPO 新股筹资的金额高达 9,000 亿元,是台股的 30 倍;而今年状况可能更惨,截至今年第 2 季为止,台股新上市柜及 F 股 IPO 的家数为 22 家,其中新上市公司只有 2 家,筹资金额是 5.2 亿元,台股的筹资功能几乎丧失殆尽。

台股新 IPO 的公司愈来愈少,透露出当台股成交量长期低迷,在股市募集资金愈来愈困难时,有潜力的企业到台股挂牌的意愿会愈来愈小,久而久之,台股就会被边缘化了。由此也不难想像,何以一向为人温和的证交所董事长李述德,会在近期主动发难,呼吁各界共同努力降低证所税对股市的伤害了。

这波废证所税的声浪由林全引爆后,现在也波及国民党多位立委了,而且提出的方案更为激烈。

林全认为,应废掉证所税的大户条款及 IPO 课税规定,主张另外加课股票卖价的千分之一作为证所税,但投资人若认为自己投资亏损,则可申报退税,而证交税率仍维持为千分之三;但国民党立委罗明才则表示,将提案废掉证所税之外,还要将证交税率降为千分之二,提出的方案比林全版证所税更激进。

罗明才连署废证所税
课不到税  也没有公平正义

罗明才并表示,明年除了总统大选外,立委也要改选,他要发动股民向自己选区的立委候选人发动游说,要求他们须声明支持废掉证所税,让废证所税成为新的风潮。

但也有部分国民党立委主张将证所税再冻结 5 年,不必废除。对此,国民党立委林德福表示,废除或冻结证所税 5 年,两个方案他都赞成。林德福透露,他曾亲口问张盛和证所税到底课到多少?张盛和表示,一年约可课到 30 亿到 40 亿元。

林德福指出,经常进出股市的投资人也有 300 多万人,股市是一个很重要的资本市场,关係到经济发展,既然证所税一年能课到的税收不多,那有必要为了这一点税收,让资本市场持续萎缩下去吗?由于罗明才已连署提案废证所税,因此,新会期肯定会就证所税的存废进行讨论。

证所税自从 2013 年实施,历经两次修法,造成国内经济空前动荡,不仅所课的证所税不多,达不到公平的目的,且投资人与企业纷纷有外逃的趋势,股市成交量萎缩后,政府也蒙受巨大的证交税收短徵损失,再拖下去,经济的损失可能更大!

张盛和在 2012 年 6 月接任财政部长时,曾表示证所税要「先求有,再求好」。但证所税实施后,政府及社会都付出高额成本,事实证明证所税根本「不好」,难道不应该改吗?证所税实施后政府和企业都受害,不应等明年总统改选后再改,这场以资本市场做公平正义试验品的实验,代价实在太高了,立刻废掉证所税吧!